in 诗和远方

零点四度的酒精夹杂你温柔的发香开始轻吻散落在角落里的青春无尽的黑暗是你紧闭的双眼逢场作戏的眼泪里你我将故事演绎得太过认真美了世界,痛了自己而我注定只是一个过客——与你,擦肩2014、12、31Y

in 诗和远方

臭名昭著的流氓地痞是什么人,为你穿上了法律的新衣招摇撞骗的勾当钱权相护,利欲熏心延安街头放肆的疯抢被殴打在地的乱民,此后一片的欢声笑语

in 诗和远方

傲视飞翔的青鸟啊,皓阔的天空,那一刻,瞬间掉落,那一刻,你抛弃了天空,没有人注意到你的悲伤,没有人,你的陨落,没有牵动起一丝的云朵,风也没有;

in 诗和远方

黑的看不见光亮的夜,四处散发着腐尸的臭味,羽翼未丰的鸟儿在他们身上,贪婪的,吸食最后的营养;

in 诗和远方

我有一把吉他我在练习着每一支好听的曲子我要等到来年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悄悄地,来到你的身边把每一支好听的曲子都 弹给你听